艾佛利在《以你的名字呼喚笔者》一片中的剧中人物是編劇,但她也是1位资深導演;而儘管艾佛利所執導過的電影無數,卻惟有1九八柒年的《墨Liss的意中人》(Maurice)是同志電影。《墨Liss的意中人》的原版的书文為英國女小说家E.M.福斯特(E.
M. Forster)的小說《墨Liss》(英文書名與片名同為Maurice),艾佛利身兼導演及編劇,另1人編劇則是Kit.赫斯凱斯.哈維(KitHesketh-哈维)。在《以你的名字呼喚笔者》被拍出來在此之前,今年將滿910歲的艾佛利只編寫過《墨Liss的相恋的人》一部同志電影。為甚麼要強調同志?因為艾佛利自身正是同志。他在領完最好改編劇本獎後所發表的得獎感言中,感謝了於200伍年離世的「終身伴侶」──伊斯曼.墨詮(伊斯梅尔Merchant)。當然,同志不自然只好寫或拍同志電影,反過來說,同志電影也不确定唯有同志能寫、能拍(最成功的事例莫過於李安先生)。不過,強調艾佛利的同志身分及這兩部他有份參與的老同志電影之間的關連,有助於把已经享譽國際,[2]最近又因奧斯卡而更趨「普世」的《以你的名字呼喚笔者》拉回来同志電影的脈絡。畢竟,愛情也許是普世經驗,同性戀卻不是。

無趣的解析到此為止。看片去!
 

附帶1提,作者覺得飾演女二号的杰西卡 Brown-Findlay极漂亮吧。

《以你的名字呼喚小编》是男同志電影,《墨Liss的相恋的人》也是男同志電影,但男同志電影那麼多,若不是因為艾佛利,笔者們未必會將兩片聯想在共同。若簡單比較,兩片雖然同樣改編自小說,但《以你的名字呼喚笔者》的原版的书文小說由生於埃及(Egypt)的美籍塞法迪猶太裔(Sephardi
Jewish)散文家安德列.艾席蒙(André
Aciman)所著,而如前述,《墨Liss》則來自英國。儘管艾席蒙所寫與埃及(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無關,也與美籍和塞法迪猶太裔無關──不完全無關,因為主角艾里歐是義大利裔美國人,其戀人奧利佛則是美國人,而兩人皆擁有猶太血統,艾里歐更視這點為與奧利佛的連繫,但國籍和種族都算不上是《以你的名字呼喚笔者》的關注──但也不至於與英國有關。艾里歐和奧利佛的典故不發生在英國,而發生在1玖八七年(電影改為19八三年)的北義大利鄉間,無論如何都跟英國扯不上邊際。除了地點的差異,時間也相差頗遠。《墨利斯》於一玖7贰年底版,但其實早於一玖一5年完稿[3]。完稿後,雖然Forster於一玖三5年及1960年至一玖伍陆年間,先後兩次對稿件進行修改,但逸事的時間設定仍維持在撰寫第3稿時的二拾世紀初。《以你的名字呼喚笔者》與《墨Liss》在時間設定上,至少存在著七10年左右的差距。假若拿《以你的名字呼喚小编》原来的文章小說出版的2005年與一九一伍年比較,則時差更大,而兩電影版的首映日也差了個三10年。但是,當笔者們因著艾佛利的緣故,而把兩片並置作比較,就會發現,兩片及其原版的书文小說中尚有另1個地點與時間上的共通點,而這個地點與時間更與男同性戀息息相關,以至能够視之為西方男同性戀的根源,或《以你的名字呼喚笔者》和《墨Liss的相爱的人》之所以為男同志電影的来自──那正是,古希臘。[繼續閱讀…]

關鍵字:執事(管家) 主僕 貴族 時間差

有關此劇,British Comedy
Guide的專頁並沒有提到第3季的大概,而編劇Charlie
Brooker並沒有以此劇得到BAFTA。目前這3集很恐怕就是黑鏡的上上下下了。

文/陳穎

只看片子的標題,很轻巧讓人聯想到《黑執事》刮起的執事熱潮~~然而細看此劇,與其說美男們是“管家”,倒不及說他們是真心真意的僕人。這樣的传说主題與發源自英國的管家文化並無什麽關係,其学问淵源實際上在于日本的少主和僕從,幕府和武家之間的關係。主僕自幼一同成長,塑造互信的關係。至於爲什麽能够用西洋學校和禮儀作為包裝,是因為東西之間存在1個联合的價值——肯定貴族之“貴”。作為一個“特權階層”,貴族的存在须求僕人來實現它的奇理斯瑪的意義(這隻是一種解釋,還有许多大概)。而這出劇之所以特別,一是因為作為僕從的角色有兩個人——男一號和男贰號。強大的男1號總是不合時宜地消失,相對弱小的男2號則占了時間的優勢,總能夠在關鍵的時刻出現在主演身邊。而跟别的劇相比较,壞人注明自身身价的時間也早了1點。不過編劇也配备了一個讓人出人意料的第二壞人組合潛伏在主演身邊,也是1個十分的大的亮點~

劇中的評論家說,這是「新样式的害怕行動」。的確,這勒索條件真夠前衛的,同時也間接證明,在公眾音讯之下,各種事情都可能在無形中被閱聽大眾消費。這個故事最後以悲劇收尾,第1集的有趣的事也是这么,足以確定這是部以悲劇作結的喜劇小说,也是其特別之處。

這篇小说寫得有點晚。小编先是次看《以你的名字呼喚作者》(Call Me by Your
Name)是在二零一八年十八月的金馬影展上,近日該片雖然仍在播映,但檔期也近尾聲。不過,也許等到第拾10屆奧斯卡金像獎的賽果塵埃落定後再寫,也是好的。因為,在4項提名中,[1]《以你的名字呼喚作者》所得的是拔尖改編劇本獎,而這篇文章,小编想從該獎項的赢家──James.艾佛利(詹姆士Ivory)──談起。

關鍵字:青娥漫畫 半即时制 養成格局

S1E03
Stars: Toby Kebbell, Tom Cullen and Jodie Whittaker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映畫手民
 全部,任何款式转发请联系小编。

一。敘事:不脫傳統

ca88:古希臘男男戀的現代改編,一個日本偶像劇的文本分析。S1E01 The National Anthem
Stars: Rory Kinnear, Lindsay Duncan and Donald Sumpter

由女郎漫畫改編的日劇數不勝數。一般來講能够分月九和非月玖兩類。月9劇的头名代表是《愛情白皮書》這種通過較強的传说線來推動劇情的類型。而此劇屬於非月九,便是通過各種人物線來推動典故。
人物線也有两样的做法。由於本劇並沒有超級大腕的演員,又是後宮型漫畫,最棒的做法當然是半即时制了——就是每個星期讓主演和一人新的班底發生有趣的事,通過配角的传说去推動主演成長。其實這種传说也足以說是拍爛了,要有亮點的話,就须求做一些小變動。

黑鏡倒映的就是人類本身米色的一边。這是個大體上還以仁義道德做為運行準則的社會,而黑鏡正是這個社會的另一種反射:假使笔者們是以這些「水晶绿」的图谋機制,做為社會運行的準則,这麼這個世界將會是什麼模樣?

2。文脈:東洋文化西洋包裝

掌握控制媒體毕竟是多麼可怕的专业?在這則轶事中,對於首相面臨的無理供给,民眾有各種理念。好比有群醫學生關心的业务是:
「他們用的是母豬嗎?」「全方位運鏡是什麼?」以至要抱著爆米花觀賞的也佔了很诸多數。掌握控制媒體幾乎等同於是掌握控制了民情,儘管千萬人千種主张,卻都樂於消費同一則信息商品。

這部文章被歸類為喜劇、科幻、驚悚與恐怖。也許每個人對喜劇的觀點不太1樣,但對於水绿喜劇,作者們向來必須用另1種角度去承認它。看完這部小说,作為觀眾或许一次也尚未笑過,這面黑鏡所映照出來的並不是會使人捧腹大笑的東西,以致無法叫作者們心安理得的莞爾而笑。

編劇Charlie
Brooker本身也說:「小编异常高興它(黑鏡)沒能討好BAFTA的評審,顯然、笔者覺得自个儿的小说會被冷落,因為這是自家一手促成的。但這是部很重口味的劇…我也通晓它無法迎合多數人的饭量。」

除了这一个之外重口味,還有它特別反類型的壹边,它確實是喜劇,卻也是深红中的灰色。尽管真正因為劇情發笑的人,除了有感於此劇所帶來的生猛衝擊,也必會萌生小小的尷尬,那尷尬始於本人也身處於這樣的世界當中,這是形似喜劇做不到的。

相較於前兩集,此集的好玩的事相對不那麼殘酷,劇情最後也給了男一号較為溫柔、尚有轉圜餘地的結局。男配角的決定,也需使和煦一度傷痕累累的身心,再多遭受一記悲傷的鑿挖。

附帶一提的是,飾演首相的是Rory
Kinnear,以前看過他和马克的登月首位,難怪看著很熟识,不過個人覺得那時他的演技沒這部裡面包车型大巴完毕。